这些来自78宗非上市公司并购控制交易条款的数据显示,涉及境外投资者的大宗交易量有所回升。

2016年,跨境交易占被调研“大宗交易”(即交易额超过五亿澳元)的80%,占被调研总交易量的50%,显示澳洲作为良好的投资目的地获得国际投资者的青睐。

具体而言,在涉及非澳洲司法管辖区的交易中,中方参与的跨境交易占比升至22%。此外,涉及英美两国的交易也非常活跃。

不出所料,由于涉及上述司法管辖区的跨境交易高度活跃,再加上澳大利亚外国投资委员会的审批程序近期出现变化,外国投资获批已成为一个日益常见的先决条件。

但是,总体而言,对先决条件的依赖程度比往年有所下降,说明投资者的风险胃口正在增大。本年度报告显示,除为获得监管批准所需外,包括使用重大不利变化条件在内的所有关键性先决条件总体下降。

金杜合伙人Ros Anderson在评论调查结果时指出:“2016年,来自中国的境外投资仍然强劲,中方竞购人采取了多样化的投资策略,并提高了执行交易的能力。同样,随着澳洲的卖方及其顾问变得更加适应与中方竞购人打交道,对资金和执行确定性的担忧正在下降。”

私募股权交易量在今年调研中的占比提高,继续表现出强劲势头。金杜合伙人Matthew Coull表示:“无论是新投资还是投资退市,私募股权保荐人在澳洲并购交易中仍然相当活跃。总体上,医疗类交易的增速突出,在私募业务中也是如此,我们预计2017年会继续这一趋势。”

《2016年交易趋势报告》还包括以下一系列其他值得注意的趋势:

价格锁定机制在澳洲的吸引力增强

与其他海外市场相比,如欧洲或美国, “固定价格”交易在澳洲非上市公司并购交易市场上一直以来增长缓慢,但是今年我们看到采用“价格锁定”机制的交易在全部调研交易中的占比升至21%,意味着澳洲国内交易各方及其顾问越来越愿意采用这种结构。

并购中保证和赔偿保险稳步增长

自2011年以来,采用保证和赔偿保险已经连续第六年获得持续增长,从2011年仅占调研交易的15%上升到了40%。此外,除了私募退市交易外,目前公司交易中这类保险已经成为一个普遍特征, 33%的非私募型交易使用了这类保险。 另外,跨境交易现在也普遍使用保证和赔偿保险保险,其中交易投保占比达37%。

反贿赂反腐败风险成为考虑重点

在交易条款中,专门的反贿赂反腐败风险条款逐年稳步增加。 尽管这对跨境交易而言并非意料之外,但值得注意的是,14%的境内交易也出现了专门的反贿赂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