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利行政执法办法》修改草案评析

在《专利法》修订未能完成的情况下,此次对《专利执法办法》的修改,只是在现有的法律框架之内做一些修补工作,以解决专利行政执法中的一些突出问题,并规范执法行为。

2015年1月27日,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发布了《专利行政执法办法修改草案》和修改说明,以征求公众意见。

一、修改的背景和目的

根据知识产权局的说明,本次修改《专利行政执法办法》,旨在呼应“专利保护不力,需要进一步强化和完善专利行政执法”的需求、应对电子商务的兴起、以及规范专利行政执法行为。

(一)专利保护不力的问题。2014年4月3日,国家知识产权局在国家专利法执法检查组第一次全体会议上指出,专利维权存在“时间长、举证难、成本高、赔偿低、效果差”等问题。根据抽样统计,97%以上的专利侵权案件由于难以证明造成损失和违法所得而采用法定赔偿,平均判赔额度约为8万元。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的调研中,不少企业呼吁加强专利保护。

最近十年,知识产权领域的民事诉讼每年的涨幅在30%左右,2014年全国法院审结知识产权一审民事案件达到88236件。但专利侵权诉讼并未同步增长,相反2013年出现了小幅下降:2012年全国法院新收专利案件量为9680件,而2013年新收专利案件量为9195件。与之相对比的是,2014年,全国专利行政执法系统办理专利纠纷案件8220件,包括专利侵权纠纷7671件,其中531件为涉外案件),同比增长62.6%。这一方面是地方知识产权局强化执法的结果,另一方面也是专利权人将民事诉讼和行政执法权衡之后的选择。

(二)对电子商务兴起的应对。网络环境下的商标和著作权保护已经有了较为成熟的模式,但专利因其涉及到技术比对问题,在网络环境下的维权比较复杂和困难。即便如此,浙江等电子商务比较发达的地区,在这方面仍做了有益的尝试。2011年,浙江省知识产权局与阿里巴巴公司、淘宝网签订了知识产权保护合作备忘录,组织本辖区内各市级知识产权局及有关维权中心人员直接进驻阿里巴巴公司电商平台,现场处理专利侵权纠纷投诉2600余起;4年来,该局累计指导两公司处理难以判定的专利侵权投诉案件300多件。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2014年11月7日,浙江省知识产权局出台了全国首个《浙江省电子商务领域专利保护工作指导意见(试行)》,并于2014年12月15日实施。

(三)规范专利行政执法。专利行政执法部门普遍存在机构小、人员少、执法力量薄弱的问题,难以满足权利人对专利行政执法保护的诉求。近年来国家和地方知识产权局在加强专利执法人员的队伍建设,包括执法人员的资格认证和培训方面,做了不少工作。国家知识产权局还于2013年初发布了《专利行政执法能力提升工程方案》,出台了一系列措施来加强行政执法能力。

二、主要修改内容

(一)完善执法程序、规范执法行为。如总则第一条加入了“依法行政”原则;将“案件承办人员”统一改为“行政执法人员”;第四条规定加强专利行政执法力量建设,严格行政执法人员资格管理, 落实行政执法责任制,并特别规定执法人员要有行政执法证件;新增第九条规定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应当加强行政执法信息化建设和信息共享;第四十六条规定专利行政执法部门应及时公示行政决定、发布执法信息。

(二)适应电子商务的发展。修改草案新增第八条规定加强电子商务领域的行政执法,快速调解、处理电子商务平台上的专利侵权纠纷,及时查处假冒专利行为;第四十三条“侵权法律责任”和第四十五条“假冒专利的法律责任”新增了专利执法部门可以通知电子商务平台对涉嫌侵权或者假冒专利商品的相关网页采取删除或者屏蔽措施。

(三)缩短和明确处理专利侵权纠纷的相关期限。草案第十四条将被请求人提交答辩书的时限从15日内缩短为10日内;第二十一条规定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处理发明或者实用新型专利侵权纠纷,应当自立案之日起3个月内结案;处理外观设计专利侵权纠纷,应当自立案之日起2个月内结案,而现行规定均为4个月;第二十四条“专利纠纷的调解”规定被请求人提交意见陈述书并同意进行调解的,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应当在收到意见陈述书之日起5个工作日内立案,而现行规定为“及时立案”;第二十八条对假冒专利的查处由“及时立案”改为管理专利工作的部门应当自发现之日起5个工作日内或者收到举报、投诉之日起10个工作日内立案。

短评

行政救济是中国的传统维权方式,知识产权领域也概莫能外。专利行政执法是我国的特色,在一定时期内仍有其必要性和合理性。

针对专利保护难的问题,国家知识产权局2012年发布《专利法》修改草案,在加强专利行政保护上着墨甚多,包括建议授予专利行政执法机关调查取证权、损害赔偿判定权、对侵权行为的行政处罚权、对涉嫌扰乱市场秩序的专利侵权行为主动查处权等。但是,鉴于《专利法》的修改目前没有确定的完成期限,国家知识产权局退而求其次,决定对《专利行政执法办法》做出一些修改。因为现行法律框架的限制,《专利法》修订稿中对加强专利行政保护的上述措施,在此次《专利行政执法办法》中,都没有体现。

笔者认为:专利行政执法的一个发展方向应该是如何推进与司法机关的协作,尤其在调查取证和案件交接移送方面,发挥更为积极的作用。鉴于执法机关有较强的调查取证能力,而司法机关在调查取证上采取的是被动姿态,权利人可以利用行政执法程序,获取当事人的涉嫌侵权证据,然后去法院解决纠纷。否则,当事人不服执法机关作出的行政决定,司法机关仍需进行全面审查。从长远趋势而言,专利行政执法可以作为司法维权的积极补充和有力支持,而非“并驾齐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