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更新简报概述多项仲裁最新发展,包括:

  • 香港法律项下同意由国际商会仲裁院“在中国”进行仲裁的效果;
  • 现有《香港仲裁条例》项下香港首例禁诉令;
  • 确保答辩人获悉仲裁庭审的重要性;及 
  • 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及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最新的案件数量及贸仲香港仲裁中心及新加坡国际商业法庭的近期业务。

由国际商会仲裁院在中国进行仲裁仲裁地可以是香港吗?

当事方在其合同中约定“在中国”进行仲裁而不载明这一表述仅指中国大陆还是包括香港的情况并非不常见。而两者的区别是很大的: 一般不建议在中国大陆由外国仲裁机构(例如国际商会仲裁院)进行仲裁(尽管近期中国法院的判决可能影响这一立场1),但在香港进行国际商会仲裁院仲裁还是获推荐的。

在近期某案件2中,香港原讼法庭对如何正确解释 “由国际商会仲裁院在中国进行仲裁”的仲裁条款给出意见。法庭认为,香港在地理及法律上均是中国的一部分,对中国的指称包括香港,国际商会仲裁院有关仲裁应在香港进行的裁决并没有错。

法庭考虑案件的特定事实,同时亦很有帮助地指出了一个基本考量,即,合同当事方不可能希望约定法律上无效的事情,例如(依法庭的观点)同意由国际商会仲裁院在中国大陆进行仲裁。

这一案件将对已约定由外国仲裁机构“在中国”进行仲裁的当事方有所帮助。该案同时体现了精准起草仲裁条款及明确仲裁地点的重要性。

香港法院根据现有《香港仲裁条例》颁发首个禁诉令,限制违反仲裁协议的外国法院诉讼程序

即使约定进行仲裁,不予合作的一方有时仍可能试图提起诉讼程序 – 通常是在其自身所在的司法管辖区。此等情况下,寻求坚持执行仲裁协议的一方可选择向仲裁地法院申请发出禁诉令。

香港原讼法庭最近根据现有《香港仲裁条例》发出了首个禁诉令,限制被告违反在香港仲裁的协议继续在土耳其法院进行诉讼程序 。3

法院拥有这样的权力不足为奇 ,但法院亦采取强烈支持仲裁的立场,强调当事方一般应坚持执行仲裁协议的原则及只有在一方提供“ 强而有力的理由”的情况下法院才会拒绝根据仲裁协议寻求针对该方发出禁诉令的申请。

非常重要的一点是,法院还在原则上接受:如果一方遭受损失(例如因不得不在另一司法管辖区进行诉讼而发生费用),其有权就违反仲裁协议而寻求损害赔偿,因而本案为其他类似索赔带来可能性。

确保答辩人获悉进行中的仲裁程序的重要性

在国际仲裁中,无需严格遵守适用于国际诉讼的文书送达程序。但是,最近香港的某项裁决4强调了确保采取步骤让一方获悉进行中的仲裁程序(即使该方未参与仲裁程序)的重要性。

该案的基本事实是,当事方之间的争议被提交广州仲裁委员会进行仲裁。答辩人收到了仲裁通知书,该通知由广州仲裁委员会发给答辩人为注册拥有人的香港地址。但是,由于该地址非其住址,她没有收到广州仲裁委员会随后发至同一地址的开庭通知,开庭通知退回了广州仲裁委员会。

根据广州仲裁委员会仲裁规则,开庭通知被视为已送达答辩人,因为其已收到发送至同一地址的仲裁通知书。案件随之进行并在答辩人未出席的情况下针对其作出了两项裁决。

当这两项裁决将在香港强制执行之时,应诉人依据《香港仲裁条例》第95(2)条請求搁置执行命令。第95(2)条规定,如果相关裁决所针对的人士可以证明其未获得关于仲裁程序的恰当通知或因其他原因未能出席案件审理,可拒绝强制执行中国大陆的裁决。法院认为在判断是否已根据第95(2)条发出恰當通知时应适用香港法律。因此,由于申请人无法证明开庭通知已送达答辩人,法院拒绝强制执行裁决,理由是答辩人未收到仲裁程序的恰当通知或因其他原因未能出席案件审理。 

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及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的最新案件数量,以及贸仲香港仲裁中心及新加坡国际商业法庭业务的增加

香港国际仲裁中心及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最近提供了其2014年的统计数据,其案件数量稍有减少,分别从260项减至252项及从259项减至222项。

就香港国际仲裁中心而言,107项案件已审结,其中80%为国际性案件。中国相关案件继续占比较多,其他案件主要来自香港、新加坡、瑞士、韩国、美国、开曼群岛及台湾。

就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而言,81%的案件属国际性质(涉及至少一个非新加坡当事方)。连续第二年,除新加坡当事方外,新加坡国际仲裁中心的主要当事方来自中国(41项),紧随其后的是美国(38项)、印度(37项)、香港(27项)、马来西亚及英国(均为21项)。

最后,有迹象显示当事方的选择愈来愈多。据了解,贸仲香港仲裁中心亦愈加积极发挥作用,今年迄今为止已审结一个案件。点击此处,参阅我们有关2015年贸仲仲裁规则的简报。新成立的新加坡国际商业法庭最近亦审理了首个案件,一个涉及澳大利亚、印度尼西亚及新加坡商业利益的8亿美元的争议。新加坡国际商业法庭成立于2015年1月,处理大额的、复杂的跨境商业争议,为新加坡高等法院下属的一个部门。

  1. 龙利得案,我们之前的简报有相关论述。
  2. Z A及其他方案,未予刊登,HCCT 8/2013,2015年1月30日。
  3. Ever Judger Holding Company Limited Kroman Celik Sanayii Anonim Sirketi案,未予刊登,HCCT6/2015,2015年4月17日。
  4. 楼外楼房地产咨询有限公司 何志兰案,未予刊登,HCMP3202/2013,2015年4月24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