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商标连续三年停止使用的审查,应当将使用的目的、使用行为本身以及使用的后果作为一个整体进行考量。

2000年3月31日,中山市南区百鸟归巢火锅美食店在第42类餐馆等服务上申请注册商标“湾仔码头”(附图一); 2001年6月21日,该商标经核准注册在第43类咖啡馆、自助食堂、餐厅、饭店、餐馆、自助餐馆、快餐馆、酒吧、流动饮食供应、茶馆服务上,注册号为第1591629号。

點擊此處查看圖像。

  附图一

2008年6月4日,百鸟归巢火锅美食店与自然人成某签订商标转让合同,经商标局核准,该商标2009年8月13日转让给成某。

2009年8月21日,通用磨坊公司对该注册商标以三年不使用(2006年8月21日至2009年8月20日期间)为由,申请撤销涉案商标。商标局支持了该撤销申请。随后,商评委也维持了商标局的决定。

成某不服,提起诉讼。一审法院经审理,推翻了商标局及商评委的认定,认为成某对商标进行了真实的商业使用。

通用磨坊公司不服,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提起上诉。

二审中,通用磨坊公司主张,第三人成某提供的使用证据绝大部分为单次、象征性的证据,有的证据甚至前后矛盾,纯粹是为了应对案件而专门伪造,加之成某抄袭并摹仿知名品牌申请的商标多达五十余件,此种批量注册谋取利益的行为完全不符合诚实信用原则,相关商标的真实使用意图也是不存在的。

北高院经过审理,于2014年12月19日作出(2014)高行终字第1934号判决。判决认为,原商标权利人与成某签订商标转让合同,该合同约定从合同签署之日起,成某就独自拥有商标的所有权和使用权。虽然在2008年6月4日至2009年8月12日期间成某尚不享有商标专用权,但是其依据商标转让合同的约定对涉案商标自行使用或许可他人使用的行为,并未违背商标原权利人的意志。在这一点上,二审法院支持了一审法院的认定。

但是,对于成某提交的使用证据能否证明该商标被“真实使用”的问题上,二审法院认为:

  1. 成某与某文化传媒公司签订《广告代理合同》、《广告协议》及其用于佐证履行情况的发票、《姑苏晚报》有关湾仔码头小吃部的招商广告,只能证明制作了一个门头并刊登了一次招商广告,并不能证明门头的使用情况,相关合同及招商广告不能证明涉案商标进行了真实的商业使用。一审法院认为上述证据可以证明涉案商标在指定期间、在核定服务上进行了真实的商业使用是错误的。
  2. 成某与某公司食堂签订的合作合同及其用于佐证履行情况的送货单、相关照片,并无相关发票佐证合同已经履行,送货单仅为内部开具,其真实性不能确定,相关照片未显示时间。一审法院认为上述证据可证明涉案商标有真实的商业使用是错误的。
  3. 成某提交的经公证的《商标许可使用合同》仅可证明相关合同的真实性,提交的《数码喷绘制作合同单》仅为内部开具,其真实性不能确定,仅有条幅广告照片,不足以证明涉案商标的真实使用。一审法院认定错误。
  4. 成某与某茶餐厅签订的《商标合作协议》,因双方对茶餐厅的主体情况提交的证据存在明显矛盾,且无相关票据证明茶餐厅进行了真实使用。一审法院对该证据未予认可是正确的。
  5. 成某和通用磨坊公司在行政诉讼阶段提交的证据,可以证明在阜宁县公兴镇工业街49号经营的是“无极小吃部”,并无合法注册成立的“湾仔码头”个体工商户,故相关行政处罚决定中载明的“湾仔码头小吃部”的内容属于行政机关的不规范标注,不能成为涉案商标合法使用的证明。一审法院将此证据作为涉案商标实际使用的证据不妥。
  6. 根据通用磨坊公司提交的证据,成某注册了50余件与他人知名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难谓出于真实使用之意图。其提交的对涉案商标的使用证据多为意在维持涉案商标注册的单次、象征性使用。一审法院将该证据认定为真实使用的证据是错误的。

据此,二审法院判定一审法院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应予撤销。

万慧达作为美国通用磨坊食品公司的代理人,参与了本案一审、二审的诉讼活动。

短评

本案中,二审法院在针对涉案商标连续三年停止使用进行审查时,将使用的目的(善意或恶意)、使用行为本身(真实使用、象征使用甚至虚假使用)以及使用的后果(区分的市场效果还是混淆的市场效果)作为一个整体进行了考量。努力贯彻落实了《商标法》的宗旨,维护市场秩序,避免市场混淆,保护合法注册人的切身利益。

二审法院一方面否定了成某提交的伪证及不规范证据的效力,另一方面特别针对其提交的象征性使用证据表明了态度,认为仅为维持商标注册的单次、象征性的使用不属于出于真实商业目的而进行的商标使用。基于此,法院否定了成某提交的承载内容主体并不存在,且内容不会产生任何市场影响力的单份报纸等证据的效力。这表明,法院对于商标的真实使用采用了严格的判定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