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人民币进行国际国内投资的机会在过去几年间持续增长。近期,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将人民币纳入其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此举进一步巩固了人民币的长期潜力。

在跨境贸易结算中发挥更大作用是推动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因素。投资渠道得以拓宽,在岸金融市场向外资开放,以及一系列互认项目使投资者可以在彼此的在岸和离岸市场投资。双向渠道也使得企业可以在关联机构之间进行在岸和离岸资金划转。

2015年的股市调整和之后的人民币贬值造成人民币汇率短期波动,也引发了对人民币长期走势的些许怀疑,但即便如此,人民币无疑将成为全球货币。在与投资者和市场参与者的讨论中,我们注意到一个明显的倾向,他们认为人民币作为有国际影响力的货币具有更长期和更深远的潜力。我们依然认为,问题不是人民币是否会成为全球性货币,而是何时成为全球性货币。

人民币使用增加

  • 人民币已成为全球核心货币之一,广为接受和使用。人民币是与中国大陆和香港进行跨境支付的第二活跃货币,是全球贸易第六大支付货币,金额占全球支付市场份额的1.72%,且增长迅速。至2015年底,全球有超过1800家金融机构使用人民币作为支付货币,年增长12%。
  • 2015年,中国投资者海外投资共计7363亿元,与2014年的1866亿元相比,几乎增长了三倍。2015年跨境人民币收付金额合计12.1万亿元,同比增长21.7%。

市场持续发展创新

  • 中国国内债券市场(中国银行间债券市场)的开放引发了一场外国企业和主权国家发行熊猫债的热潮。2016年前三个季度,熊猫债发行规模达近800亿人民币(120亿美元),总计29笔发行交易,首次超过点心债发行量。
  • 中国同样开放了银行卡市场。之前,所有人民币支付都必须通过人民银行设立的中国银联进行清算,这一渠道在2014年占到交易总额的72%。2015年,国务院宣布,将允许外国企业开展银行卡清算业务。近期中国人民银行已发布此类业务的相关监管规定,这意味着诸如维萨(Visa)和万事达(MasterCard)这样的跨国企业或可进入中国价值22万亿元的银行卡支付市场。
  • 中国银行间市场近期引入信用违约互换(CDS),这将使投资者更好地在中国管理金融投资和抵御风险,并促进中国金融市场的健康发展。
  • 随着人民币日益国际化,中国的金融基础设施更加成熟。2015年末,中国人民银行推出了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这是一个与SWIFT类似的系统,为跨境人民币交易提供清算和结算服务。不久前,SWIFT和CIPS签订了谅解备忘录,以发展中国的支付系统。
  • 2014年到2015年,中国又指定了国内大型银行的16家分行和分支机构,在全球各地作为正式人民币清算行,为离岸人民币贸易有效结算和清算提供便利。现在这样的清算行已超过20家,最新指定的一家位于纽约。
  • 科技和创新也推动了人民币的发展。中国是世界最大且增长最快的电子商务市场,预计今年销售额可达8990.9亿美元,占全世界电子商务销售额的47%。销售额迅速增长的背后推动因素是支付宝和微信支付这样的国产在线支付系统。中国人民银行对数字货币抱有浓厚兴趣,已组建相关团队,以期不久后推出法定数字货币。

市场认可度

  • 对外开放政策增强了中国对全球金融市场的影响力。人民币于2016年10月1日加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特别提款权货币篮子,成为篮子中的第五种货币,这反映出中国在改革和改进货币、外汇和金融体系以及市场方面的进步。
  • 2016年8月,世界银行在中国发行了首期特别提款权计价债券,代表着世界银行对中国的金融市场投出了信任票。
  • 继沪港通和近期宣布的深港通 之后,上海和伦敦已开始讨论在两地的交易所之间建立类似的联系。尽管英国退欧推迟了这一进程,双方均重申了对该项目的承诺。
  • 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通过实时直通式处理(STP)联通中国大陆、香港及世界其它市场,提供人民币现金结算服务。近期,澳大利亚证券交易所推出了人民币证券托管服务,为发行、结算和持有人民币计价的证券提供端对端的全方位支持。

结论

作为全球贸易和投资货币,人民币的影响力不断增强,所扮演的角色日益重要,探讨人民币的作用时必须考虑到这一背景。

人民币已经不再是一种“新兴货币”了。更多成熟投资渠道纷纷出现,同时其他渠道(例如QFII和RQFII)也为国际投资界所熟知。

中国开放银行间债券市场,中国股票或将纳入各全球指数提供商的基准指数,这样的进展实在鼓舞人心。中国政府需持续努力,放宽资本账户管制,并争取全球投资者的信任和信心。

对许多国际投资者来说,现在应当转而探讨的是如何更好地应对这一复杂市场——哪些投资渠道可以带来未来最佳机会,以及如何管理风险。金融机构和企业在人民币能力和平台建设上下功夫,前景将一片光明。